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鳴いて血を吐く】
—拾伍篇— (下)

《お前の夜 私は悦びに涎垂らす》
(在你的夜裡 我恍惚地流下歡愉的涎液)

〖戦国BASARA.信長光秀/阿市有〗
〖R-18劇情慎入〗
〖歷史捏造注意〗
〖精神變態與反社會等心理障礙描述有〗
〖血糊、斷肢等場合注意,請斟酌閱讀。〗
__________________

兩個月後。

德川軍在三方原之戰中,遭詐逃的信玄以魚鱗陣一舉逆轉,全軍潰敗。織田三千援軍全數戰死,家康僥幸敗逃,困守濱松城。

一切盡在織田家主從的預料之中。

僅憑一次茶室裡的淫靡,只有彼此能夠追及的戰略才智,早在彼時便推測了戰事將發展至此,猶如精準得令人生畏的預言。

但是,明明已佔上風的武田軍,卻遲遲未見出兵,自此駐守長篠的陣營長達數月。在冬日裡,東側國境如霜雪般凍結的戰事,拖延得比預期還要更漫長。

直到位於岐阜的城下町,街道上的櫻枝綻開了淡粉的重重花瓣,在長良川上凍結的霜雪已消融,透明的融冰隨著流水逝去,連河道兩側,也沾染上豐盈的漫天櫻色。

已然春暖。

就連在稻葉山頂的天守閣,廣室內的兩人也能感到稍帶溫度的日光,從窗櫺的夾縫照射進來。

『……該是時候把濃尾國境部署的部隊全調回來了。』

信長改口喝起經歷冬雪釀造的新酒,身上白色的絲質襯衫被嫌礙事而扔在一邊。

『您也察覺到了嗎?信玄公按兵不動的原因…』

明智家督低沉晰澈的聲音,悠悠地浮上來。

『哼,東邊讓家康守著就行了』

說著將茶泡飯給囫圇吞了,就著清酒一飲而盡,這次信長倒是吃得爽快。

『哦呀、看來您下定決心要收拾足利了……老是蠢蠢欲動確實挺煩人的。』

在光秀顛倒著的視線裡,見到窗櫺的縫隙外、天空是不真實的青碧色,稻葉山上如血的櫻花,曾經被那個男人一把火給燒盡,事隔久遠,卻又再度生長出如故的血櫻來。

此時看不見對方的臉孔,但那個人的心思他卻摸得比誰都透徹,仿佛那些征戰的野心、就是自己的一樣。

『你這傢伙、有偷窺我腦子的習慣嗎?』

『…呵…光秀不敢。』

兩人像往常一般同時笑起來。

暗紅的漿血,緩緩地流淌過光秀灀青失血的頸子,滑過因為微笑而上揚的嘴角,染上銀白的長髮,再追著一滴、再一滴,涓涓滴落。

那裡累積了一片如鏡的池塘,暗紅而濃稠。

銀白的絹絲浸在裡面,微微地搖晃著。

『讓柴田、丹羽、蜂屋、羽柴他們,去對付伊勢長島的一揆眾,還有近江國境上的朝倉淺井軍。』

信長本就嘶啞低沉的嗓音,因為放低了音量,難以形容的壓迫感聽來令他渾身戰慄,光秀閉上眼睛側耳傾聽,抑不住喘息而顫顫地起伏著胸口。

『光秀,你去把石山城給拿下來。』

那個人一面說著,赤裸的雙足踩踏進血塘,擾亂了倒影裡赤裸軀體的風景。

以下R-18內容請移動至此:
http://www.jianshu.com/p/3ad6138ef2c7

评论
热度(21)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