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第三章《人間と名前》

〖。〗

本能寺在洶湧的烈焰中被逐漸淹沒,

火舌吞噬著伽藍佛身的見證之下,

他倆在刀刃與槍彈交錯之間,

共演一段毀滅時代的終幕。

那個苟活下來的男人,

右手拖行著帶血的雙鐮,

左手緊握著謀反的鐵證。

踽踽蹣跚,

既似極喜卻似極悲,仿若失魂地離去。

〖。〗

他將他殘留的一部分帶在身邊。

那雙熟悉卻早已混濁失神的眼睛,

緊閉的苛刻薄唇和冰冷的臉頰,

就足夠催眠他,

陪著他渡過這殘酷的夢境,

直到最後一刻為止。

〖。〗

他帶著他漫無目的地前行,

為他噓寒問暖,

帶他去見得到整片天下的山巔,

帶他去看他鍾愛的海。

就像是個真正的人類。

佯裝他倆此生都不敢奢望的平凡,

並沒來得太晚。

〖。〗

那是無人知曉的冀求,

一場只有他懂的駆落。

在光秀恍惚的視線中,

這般幾乎是奢侈的日子持續了十一日,

然後迎來償還罪孽的時刻。

他在他身邊就成為眾矢之的罪證。

〖。〗

“光秀,你就這麼地恨信長公嗎?”

“……恨?我從來不曾恨過那個人。”

與其說恨,

甚至何謂身為人的感情,

何謂恨……何謂愛,

我都未曾真正明白過。

難道我連,作為一個人而活著的資格也沒有嗎?

連這樣的願望都不被允許存在著,

究竟是為什麼呢?

請告訴我吧……

〖。〗

“惡鬼……”

“啊啊,是惡鬼呢。”

“我是人啊,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而已。”

“人是不會愛上首級的。”

但是我。

原來如此……嗎

打從一開始,我就是不行的。

怪物終究是不可能成為人的啊。

如此愛著信長公的我,

只能奪取生命的我,

……即使到死,也只能是個怪物呢。

〖。〗

“那卿又為何尋死呢?”

“……我想被那個人所愛。

我想被寬恕﹑想真心地露出笑容。”

“…我……

我曾經,想成為人。”

“我對這個,無法實現願望的世界….

已了無眷戀﹑所以…..”

“那麼,請恕我拒絕。”

“……為何?”

“因為卿還有一樣不該毀掉的東西。”

〖。〗

“卿從一開始就是人,雖然卿並沒有自覺的樣子。”

“你認為……我是人嗎?”

“為了成為人而壞掉的人,真是場意外的喜劇啊。”

〖。〗

“好了,沒有名字的殘骸。”

“名字的話….我有,我是……明智…”

“不對喔,對壞掉的東西來說名字是無用的。”

“…….是呢,就從卿身上奪走名字吧。”

“討伐魔王的英雄,明智光秀這個名字,

無論時光如何流逝,都不會被世人遺忘,

但卿已經……不需要了。”

〖。〗

“這麼一來,卿已真正地失去一切….

就連成為人也不可能了。

狼狽地爬行前進也好,

就此靜待著腐朽也好。”

“卿的選擇,即是真理。”

◆註:かけおち【駆落】

無断で住所を去り,行く先をくらますことで失踪,出奔,家出などともいう。一般には婚姻に関して相思の男女が相伴ってひそかに他所へ逃げることをいう。

【戰國BASARA】

天海/明智光秀:Somei(管理人

PHOTO BY 爾靈

评论(14)
热度(31)
  1. 燃烧的顿河染井-somei- 转载了此图片
  2. 官能症染井-somei- 转载了此图片
    這回去到的地點,許多角落都非常喜歡。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