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銘筑州住左江雪左文字》

—伍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刀劍本無生命。


甚至是生成了付喪神,

也只是靈體。


從未活過,就不會經歷死亡。


不知生死為何物的我們。


竟然被授予了,

手刃生靈的雙手。

那曾是無機之物的心,

擁有了人類的軀體。


見識了比生命有限的人類,

更多更久遠的,

百年的殺戮。


誰能告訴我們。

……何謂活著的意義?


我們到底為何…

要如此被創造出來,

又如此地活在這世界上。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又再度被召喚而復生。


在無盡的地獄輪迴中,

有如初生的嬰孩。

帶了滿身造物者的鮮血,

哭泣爬行著,

尋找被歷史荒流所埋葬的真理。



關原之戰。


這場慘烈的戰役,

是德川家取得天下的關鍵之戰。


日本的武家勢力分成兩方東西,

在此一決勝負。

所有的謀略、暗殺、拉攏、叛變。

早已醞釀成熟,

終將如洪流匯集,一觸即發。


卻有如奇跡似的,

在僅短短不到一日,

就結束了這場人間煉獄。


也許不只是,

單純的戰術之勝。

而是有如神助一般地,

滅敵勢若破竹。


…………若是真有神靈,

出手干涉這段重要的人類歷史。


恐怕也是不能言說,

亦不能被察覺的…


破壞天地法則之舉。


“……請向主上捷報。

江雪左文字領隊,

第一部隊大勝,無傷。”


江雪淡然抹去,

就要嚐到唇邊的血漬。

仿若無事地,

向山奈派遣來的式神彙報戰況。


屍橫遍野。


已無人能站立在,

手持太刀的江雪眼前。


是山奈手中所持的刀劍中,

資質與精神力最強大的太刀刀靈,

完全發揮力量的戰果。


袈裟內磊磊成片的鎧甲沈重得很,

早被卸下了繫在腰間。


那冷漠卻又悲憫的神情,

讓人不由自主地,

心生莫名沈重的壓迫與恐懼。


只見他身手流水行雲般輕盈,

矯捷得毫不似人。

領眾刀殲滅了埋伏在山間,

意圖暗算德川軍的千人軍隊。


只需短短不到一個時辰。


江雪彙報完畢,

便轉身俐落地朝一旁揮刀。

太刀血槽內滿是濃濁的污血,

就順勢濺灑了出去。


清空了血槽,

再次露出冷冽如霜的鋒芒。


——“下一個戰場……

主上令江雪前往何處,

還請式神大人儘速傳達。”


背影依舊一身素淨白衣袈裟,

濺滿了汙濁的鉛丹紅色。


連那清澈如水的髮絲,

也像是被散灑了鮮紅的珠飾。

涓涓滴落在地。


那模樣與其說是修羅夜叉,

更像是怒面神佛。


冷清的眼神,

不識人間生死,

只是理所當然地賜與殘酷的天誅。


“ 板部岡大人……

您所說的成佛一事。”


“恐怕是太看得起我了。”

江雪低聲自語,

露出無人察覺的苦笑。


自己那無用的憐憫之心。


也許已在手刃至愛之親的當下,

隨著一同死去。



伏見城內,

老去的板部岡躺在床榻上,

已是孓然一身。


四下無人之際。


“左文字……”

板部岡突然出聲呼喚了,

他為明忠誠之心,

早已奉獻給德川家的愛刀之名。


“我本來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他用衰老的喉音,

輕聲嘆息。


——“ 板部岡大人,

左文字…特來此告別。”

清澈如水的回應,

在空蕩的房中響起。


江雪付喪神的姿態悠然浮現,

恭敬地跪坐在房內一角。


“告別是嗎…

看來,是真的到盡頭了。”

板部岡苦笑著。


——“…………是的。”

即使不識生死如江雪,

也明白人類的一世,

無常而短暫。


“將你奉上給德川家…

乃情勢所迫。”


——“請板部岡大人毋須介懷。”


“刀劍易主乃常事,

您是……值得跟隨的聖者。”


江雪深深地傾身致意。


板部岡若有所思,

搖了搖頭。

“左文字,你知道何謂……

………即身成佛嗎?”


江雪稍頓,不明其意。

——“ 區區刀劍,哪懂什麼佛法…”


“雖然我乃武將,

但仍然是真言宗弟子。”


“…汝心是佛,佛即是心,

心佛不異,故雲即心即佛。

若離于心,別更無佛。”


——“您指的…是身為刀劍的我嗎?”

江雪略皺了眉,

雖然心領了語意,

卻不能理解, 

板部岡對自己說這番話的用意。


“我違背了諾言,

讓你沾染了無數鮮血。”

“帶著你見識了,

所有人世該有的一切醜惡。”


板部岡側過身望著,

坐擁枯山水的寬廣庭院。


安詳無事的園景,

是取了多少項上人頭,

才換來的平靜。


“但是,我不後悔。”

“比起自身的性命…

與追尋和平的信念。”


“我有絕對不能失去的事物。”


“如果是為了,

我所珍視的家人

能爭得一份幸福安寧。”


“哪怕是江山易主,

無論手刃多少仇敵或昔友,

不惜走在泥濘血糊的畜牲道上。”


“也要為她們………

在亂世中開拓一條,

……生存之路。”


板部岡說完,只釋然一笑。

“萬物之靈,皆能成佛。”


“也許這樣的我

已無緣成佛了。”


“但是……

身為刀劍的你,

在經歷了百年的動亂與和平後,

也許能領會這其中的真理……”


“……而成佛吧。”


板部岡話聲漸緩。

就像是睡著了般,做了人世一夢。



江雪此行出陣,

披荊斬棘,戰績完美得無可挑剔。

由他擔任隊長的第一部隊,

亦無刀劍損傷。


只是出陣一向滴血不沾的他。

染了那霜白的袈裟,

滿是污跡。


回到本丸後。

他只向戰勝而歡騰的眾刀,

清淡地拋了句,

“…我不高興。”


便獨自回到房內。


既不像之前急著換下出陣正裝,

也未趕忙洗滌血漬。


“明明是凱陣歸來呢……”


“哥哥卻是一副,

快落下淚來的神情啊。”


以往每次江雪出陣歸來。

宗三總是對繃著臉的兄長,

淺笑著細細擦去他臉上沾染的污跡。


但房內空無一人,

誰也沒等著他歸來此地。


“宗三……”

“……我也不懂,

如此這般活著的意義。”


江雪輕輕訴說,

如同傳遞著憐惜愛語。


就像聽者也還在身邊,

一面說著嫉妒的違心論,

卻滿眼憧憬愛慕。


他思緒至此。

那散得櫻粉的髮絲,

和糾結成河的黑色蛇索。


終於纏繞成一片蜘蛛之網。


既愛又憎惡著,

將他擁抱糾纏得,再也無力動彈。


………這罪孽之心。


誰說,萬物皆能成佛?


造物創我為天生殺戮的刀劍,

哪有如此奢侈的資格。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江雪左文字: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
热度(24)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