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銘筑州住左江雪左文字》

—肆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流螢斷續光    一明一滅一尺間

寂寞何以堪)


——“桔梗花…?

應該早就凋謝了才對。”


江雪在路經前往戰場的小徑上。

見了不預期的光景,

而低聲自語著。


在薄霜之下,

竟殘留了單朵桔梗。

偶然在一片蒼白中,

孤然佇立了高傲的紫蕊。


是否遲遲未綻放,

又獨自面對,

早已不屬於自己的季節。


“……左文字?”

板部岡似乎聽見了,

那不似人的低語。


——“……沒什麼,

板部岡大人,恕我多言了。”


江雪未以付喪神的型態現身,

只是從刀鞘中,

傳出人類難以察覺的音頻。


在山中霜道,

策馬前進的隊伍停了下來。


——“……? 板部岡大人?”


板部岡從容地翻身下馬。

循著原路,

找到了那朵不期然綻放的桔梗。


他淺淺皺眉苦笑,

將傲紫的花朵,插在刀鞘的下緒。


——“您這是………”


板部岡不發一語。

徒步回到了隊伍領頭,

再度策馬前行。


直到行軍至下野的小山,

他才終於將座騎停在懸崖邊。

下馬步行,

並且下令任何人不許跟從。


到了深林間。


未等板部岡開口,

江雪既已現形在主人眼前。


——“ 板部岡大人,

……您有話對我說。”


板部岡眉頭深鎖,

定定注視著自己持刀的右手。


“………我,一直以為…

身為人,是不會對骨肉至親揮刀的。”


抽出腰際那把金雪紛飛的太刀,

襯得他一身武將鎧甲,

威風凜凜,望而生畏。


板部岡侃侃揮刀而舞。

身上的鎧甲,

鏗鏘震震。


“聯姻也許是,一個通往和平的道路。”

“但我……”

“是不是想錯了呢?”


身手矯健而刀光霍霍,

招招俐落取人性命,

但他卻總能在戰場上,滴血未沾身。


比起當初素雅白衣的雅士,

已相去甚遠。


“這無止境的殺戮,

不會因為任何事物而停止。”

“骨肉相殘,人命如螻蟻。

……如此而已。”


“多年之後,

我們仍然…

走在血跡四濺的路上。”


板部岡氣息不亂,

平靜地將刀身收回刀鞘。


“………左文字,

你身為刀劍,

尚未體會過何謂活著…

卻能如此珍視生命。”


“看來人性或許……

還不及一把有憐憫之心的刀呢。”


江雪的黑金刀鞘上,

插在淺青下緒的那朵桔梗,

像是認同一般,開得神采奕奕。



“江雪哥哥……

你的衣服,被我的血弄髒了。”


已毫無血色的肌膚,

傷得沒一處完好,

宗三虛弱地勾起嘴角,

似笑而非。


散躺在窗櫺切割凌亂的冰涼月下。


“都這種時候了,

還說什麼呢。”


江雪緊皺著眉頭。

手中的打粉,

已被染得鮮紅欲滴。


“宗三,為什麼要代替我出陣?”


審視著那些殘不忍睹的傷勢。


除了戰場上應有的刀傷,

甚至有明顯的勒痕。


“……因為,

我喜歡血啊。”


殘下的左手,

滿是掙扎過後痕跡。


“那種揉合了慾望與絕望,

腥羶的甜味,

一旦嚐過就忘不了呢。”


“無論是被刀劍插入身體…

還是被肢解成動彈不得後,

棄置在荒野。”


“……甚至是被敵人發現後,

遭受什麼樣的凌辱…”


指尖乾涸的鮮血和瘀青,

沈默地訴說了一切。


——“夠了。”

江雪出聲阻止他說下去。


“我都無所謂哦…”

“甚至說是,有點喜歡呢…”


仿佛回到之前,

每個被夢魘侵犯的晚上。


——“………住口。”


對於地獄般的戰場,

江雪就像是冷漠的旁觀者。

想伸出手,

卻救不了任何人。


那裡沒有什麼救贖,

只有殺戮而已。


宗三用被摧殘得破敗的手指,

帶著一如往常、

純粹的愛慕,

輕輕觸碰江雪白皙如霜的臉。


“都是為了你啊,哥哥。”

“因為你想逃走…”


“所以我,

才會變成這樣的哦。”


宗三孱弱地喘息,

氣若游絲。

卻絲毫不減那欲蓋彌彰的惡意。


“但是,

我不討厭……

帶著無用的憐憫心,

又如此高傲自私的哥哥。”


“因為江雪哥哥…咳……

總是……會救我的。”


那些殘酷的話語,

伴隨著殷紅的鮮血咳出來。


“啊……今晚,

又會做惡夢了吧?”


“……哥哥 。”


“這次,

你真的會救我…了嗎?”


江雪聞言,

放下了手中打粉。


“…………殺了我啊。”


——“宗三……你到底,

為何而活著…?”

冰霜的雙眼滿是憐惜悲歎。


在手入室滿地瀲灩的血泊中。


拿起血跡斑駁,

缺裂得體無完膚的,

宗三刀靈所依附的刀身。


艷麗得仿若地獄的刀紋,

溫柔緩慢地,

深陷入烙印著黑色銘刻的胸前。


江雪這次,

強迫自己不再閉上雙眼。


清清楚楚地,

看著滾燙的血流,

從他手中的刀鋒湧出,

濺了他一身晦暗汙跡。


“那麼……

哥…哥呢…?


宗三從未在他面前

如此微笑,

就像真的被救贖了一般。


“…這個世間,

無疑是地獄。”


江雪輕輕低聲訴說,

略帶顫抖著,

如同愛語。



江雪一夜未曾闔眼。


儘管身上血脈筋骨的束縛,

更加猖狂地,

緊緊勒得他連呼吸都沈重。


甚至指尖都已青紫。


他也無視於肉體的痛楚,

只是沈默地跪坐在山奈面前。


“宗三…斷刀了?”

山奈持扇掩面,

就像早知會如此一般。


——“…………是。”

“江雪左文字,來此謝罪。”


“不是要你手入嗎?”

山奈斜睨著那雙深沉的蛇眼,

毫無放過他的意思。


“你說過…

““江雪對主上所賜軍令,

心生猶豫,

乃不可饒恕之罪。””

………對吧。”


“那麼……

這該要如何處置呢?”


江雪了然地直視著山奈。


——“……願代替宗三出陣。”


山奈輕蔑卻掩飾不住滿足地,

露出淺淡的笑容。


“那麼,這軍令一下…

將永無你反悔餘地。”


——“…………是。”


啊,墜落下來了。


那些霜雪,

最終都要從高寂的枝頭跌落,

與泥濘一起,

被踩踏得狼狽不堪。


墜落到我這裡吧,

哥哥。



於是那天。


在戰場上,

那把泛金太刀的霜雪,

異於以往、狂暴紛飛。


四濺了滿地殘白,

染成地獄風景的石榴色。


江雪不再別開視線。

如神佛般悲憫地,

注視著戰場上他所犯下的一切殺戮。


“ 這世間滿溢著哀傷。

…難道,

沒有救贖嗎?”


江雪輕撫刀身,

刀刃上從未如此地,

滿是濃艷血色。


一如那曾經霜白的袈裟。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江雪左文字: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
热度(15)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