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銘筑州住左江雪左文字》

—壹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秋霜稀薄。


山澗霧氣彌漫,

一夜的血腥似乎就不知去向。

經歷了一晚凍寒徹骨,

終於盼到清晨的微光垂憐。


楚楚顫抖的花草枝葉,

灑了整個荒涼戰場的薄霜,

便逐漸清晰起來。


霜融成涓涓細水,

寂靜當中卻未覺鳥鳴。


一片淒涼霜白上,

掩蓋了隔夜的血跡,

與戰敗殘將的孱弱呻吟。


江雪別開視線,

仿佛是在逐漸亮起的光天化日下,

被迫認罪的階下囚。


清澈如水的髮絲,

倏地掃過葉稍,殘霜紛飛。


刀光亦如霜雪。


刃尖瞬間切開冰冷的空氣,

仿佛順著尚未散去的清晨霧水。


鉛丹紅色隨刀四濺,

唏噓灑在黑白枯葉枝頭。

這次荒原夜戰,

能滅了整隊敵刀卻滴血不沾身的,


只有江雪一人。


最後一個敵人倒下。

默然閉上雙眼,

毫無戰勝的喜悅。


“……!!”

未料身後重傷的太刀尚有一絲氣息,

一不留神,

殺氣已逼近眼前。


優雅而敏捷地側身閃過,

差之毫米,

便要劃傷額間。


另一簇刺目的冷光,

眨眼之間,

已狠狠從後頸刺穿敵人喉舌。


仿佛是刻意擺在他面前的殘酷演出。


那喉舌間的刀刃向上拉扯,

輕易便生生切開了頭顱。

餘半的頭骨,與崩裂而出的眼球。

腦漿四溢。


濺上他乾淨得不似戰場的袈裟,

與霜雪般白皙的臉。


那近在咫尺的艷麗刀紋,

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宗三………”

壓抑著內心翻騰,

抹去差點就嚐到唇邊的血跡。


“唉呀、

……真是好險呢。”

幾絲櫻紅散髮下微笑得惡意撩人。


宗三早已沾染了滿身污跡,

卻襯得他殘血的衣襬風姿搖曳。


“吶…江雪哥哥,

真的很強呢。”

“一夜惡戰卻能滴血不沾……

好狡猾啊,哥哥。”


好像想起什麼似的,故作訝異。

宗三毫不畏懼,

才剛獨自殲滅半數敵軍的…


他的江雪哥哥。


“啊 、錯了。

哥哥剛才已經……

被我弄髒了呢。”


“真是……很抱歉。”

宗三單手揪袖,

淺淺遮掩著微笑。



血跡…

在袈裟上的血跡。

無論怎麼洗,

無論怎麼看都已白淨如初。

但那股,

仿佛審問著他的腥羶氣味,

卻怎麼也洗滌不去。


秋日將盡,

盆中的水也冰冷得很。


啊 , 指尖…

已在水中逐漸青紫。

江雪低頭審視,

已凍得失去知覺的指尖。


從那不斷洗滌著染血衣物的指尖,

在水中滲出了絲絲腥羶色。


如蛇口中吐出的舌信。


水中的袈裟上,

那潮濕而扭曲的黑色家紋中。

如同陰暗的巢穴般,

竄出數隻黑蛇。


纏繞他輕微顫抖的手,

冉冉順著血脈筋骨爬行。


黑蛇途經之處,

沾染了如乾涸的血,

亦如柏油般腥臭焦黑。

直到黑澤的痕跡,

爬滿他蒼白失血的半身。


“是幻覺吧。”


江雪冷靜地想,

那景象就消失無蹤。


“只是那雙凍得青紫的手,

得要快些治療凍傷才行啊。”

心裡雖然這麼想著,

卻毫無將手抽離的意思。


人類的肉身,

如此脆弱不堪。


“要是…

廢了這揮刀的雙手。”


江雪輕聲自語,

又失笑於自己的念頭。


生作殺人兵器,

誕生於世上。

甚而存在了百年,

成了背負著殺人罪孽的付喪神。


豈是廢了一副人類的雙手,

就能作罷之事。


從幾乎要結出霜的水盆中,

江雪抽開了手。

任由那袈裟,

緩緩凍結於血汙中。



自從佌砂的意識沉眠,

八岐大蛇身為審神者的主意識。


就落入山奈手中。


意識的轉換,就如生死輪迴,

沒有善惡或對錯。

都是自然運行的安排。


山奈討厭人身姿態。

但身為眾刀之主,

仍有化為人身的必要。


神靈本可不需人身示眾。


但若是手握人類之生死大權,

非人之姿,何以服眾?


身軀柔若無骨。

那無血無色的淺笑,

與黝黑深沉、猶帶耀金的眼。


要不是穿了人類和服,

一雙雪白足袋。

恐怕也毫不似人。


山奈百般慵懶地,

倚靠在本丸的門邊。

愜意遙望著,

一片薄霜枯葉的滄惶庭院。


就跟江雪之前殺戮千人的戰役中,

同樣的荒涼景色。


只是那庭院中,

滿眼的楓林簇擁。


但過了深秋,楓葉已飄落大半,

只剩黑白枯枝。

枝頭餘下的殘霜,

飄落出細微聲響。


落了滿地的腐敗楓葉

被堆砌成山,

墨紅殘黑,染上些許霜白。


像極了腐化的人屍,

在潔白妝點之下,堆疊如丘。


將要倒出霜水的逐鹿,

就著水琴窟,

發出空寂的迴響。


山奈本就無需掩飾,

她刻意改變庭園景色的惡意心思,

昭然易見。


“吶…江雪。”

山奈緩緩開口,低迴輕盈。

—“……是。”


她倒也沒正眼看,

那已跪坐多時等待的來者。


“你那清水髮絲,

要是摸上一把可會凍傷啊?”


—“……主上?”

江雪一臉困惑。

跪坐在山奈面前,

姿態優雅正直。


“開玩笑的。”


“不是命你,

自戰場取得勝利歸來,

就要立即前來向我報告嗎?”


山奈斜斜地睨視,

那燦青色如蛇鱗的小紋花色,

襯得她臉色冰涼。


—“………”


“宗三說,

他““不小心弄髒了哥哥””,

所以……”


—“………請主上別說了。”

江雪抗拒似,

以不違逆主上的限度撇開了臉。


“真可惜呢。”

山奈紙扇掩唇,

遮不住那惡意闌珊的笑意。


“我本來想看看,

一向潔身無瑕的江雪左文字,

沾染上敵刀血汙的模樣啊…呵呵。”


—“主上,我……”

江雪輕皺了眉頭。

“想暫且,大膽推辭…

您賦予的出陣之命。”


“…哦?”


他將付喪神至為重要的依附體,

……也就是江雪刀身。


推置主上座前。


“請讓我…

江雪左文字,

從第一部隊除名。”

“棄置本丸內不用也罷…

雜務遠征也罷。”


“江雪對主上所賜軍令,

心生猶豫,

乃不可饒恕之罪。”


山奈的眼神,

閃過一絲見獵心喜。

“………有趣。”


“那麼,

一旦此事已定。”

她斂下笑意。

“…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反悔的。”


“……………是。”

他心意已決。


………

………………

待江雪離去之後。


山奈拾起眼前物,

霍霍抽出刀刃。

刀光清水冷冽,映如霜雪。


“不可饒恕……是嗎………”

山奈用細軟的手指撫過,

非人的細血,

就沾染了刀鋒。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江雪左文字: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4)
热度(17)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