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終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連著數日夜雨。


雨滴聲敲打著本丸的鬼瓦,

涓涓細水滴落人神交界,

似遠忽近。


演奏著持續百年的,

手握生殺權杖,

改變歷史的神靈吟誦。


佌砂已將近半月未眠。


身為八岐大蛇中,

靈力最強的陰陽術者。


以不眠的方式,

持續壓抑著其他七位大蛇的意志。

同時維持整座本丸,

以及眾刀劍付喪神的靈力供給。


仍然相當吃力。


……差不多是極限了。


若非是為了見清光,

不讓他發覺自己靈力即將耗盡,

而化為人形。


佌砂多半維持著蛇身之姿。


未見他派遣刀劍出陣,

甚少現身本丸,

眾刀劍也不知主上行蹤。


佌砂早已知曉這情勢不能久持。


但是…

這是最後的時間。

………清光。


當你拖著那副殘破的身軀,

回來見我。


就知道事將至此。


——“吶…佌砂。”

突破了佌砂在自己的意識當中,

佈下的森嚴結界。


輕盈慵懶的聲線,

毫無防備地,

在佌砂耳邊響起。

“我來……告訴你一件好事。”


“……!

山奈,妳是怎麼…”


心機深沉,

卻總是意興珊珊,

帶著微妙笑容的山奈。


是八岐大蛇的意識之一。


——“噓……”

那聲音戲謔地笑著,

迴盪在佌砂的意識內。


——“………就是明晚,

我們會破壞結界,

奪去你的意識……”


佌砂冷冷地打斷山奈的話。

“……如果是真的,

妳會這麼好心,

特地來告訴我?”


山奈語氣慵懶,

卻笑得惡意闌珊。


——“嘛,不信也罷。”

“這是,七位八岐大蛇,

所協議的共同決定………”


“刀解清光。”


“……………是嗎。”

佌砂壓抑著怒火,

打算在我靈力耗盡的時候。

乾脆地除掉障礙?


佌砂面無表情,連語調也如死灰。

“妳對我說這些,

有什麼目的?”


——“嘻嘻……

哪有什麼目的。”


我只是想看看,

平時靈力深厚而趾高氣昂的你。

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痛苦不已之後。


會做出什麼樣的事呢?


“………你要怎麼做呢?佌砂。”

“我好期待呢。”



細雨如絲。


櫻枝抵不過絲絲糾纏,

低垂著承受了雨水,

又不禁霑著雨露飄落粉瓣。


灑得木造的迴廊,

整片潮濕的胭脂落英。


潮濕的花瓣,

偶然從木窗飄進室內。

裝飾著榻榻米上氤染成灘的胭脂血色,

就顯得嬌艷絕倫。


室內幽暗的深處,

是胭脂色的盡頭。


少年滿身染血的繩痕,

殘破衣裳下露出的蒼白肌膚,

也佈滿尚未痊癒,

甚或還在淌淚的傷口。


佌砂強迫自己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八岐大蛇,

何來人類的憐憫之心?


他優雅地雙指抵唇,

低聲唸咒。


那白色的繩索,

纏繞如蛇身,

滑過流淌著的血肉傷痕。


白繩幾乎染上了點點艷紅,

猶如花瓣飄落。


那是縛靈繩。


清光傷重回到本丸時,

刀靈所依附的肉身,

早已不堪負荷。


手入如醫術。

能治癒傷重者,

卻救不回已死之身。


自己卻僅因清光的那句。

“……我想,留在主上身邊。”


竟用此下策,

強硬地留住了清光的刀靈。


這樣的我,

是失格的主上吧。


佌砂心緒一緊。


數日來,

清光不斷承受著將死之痛。


手入僅能暫時緩解痛楚,

卻已無法治癒肉身。

除了逐日增加的縛靈繩,

強制刀靈停留在這殘破的身軀內。


已無他法。


“……清光。

你恨著我嗎?”


佌砂手持打粉。

已數不清是幾次,染上殷紅的血跡。


——“………不,我…”

——“最喜歡主上了。”

清光勉強睜開雙眼,

笑得天真爛漫。


“即使被這樣,

…過份地對待?”


——“主上的溫柔…

我,不想再忘記一次。”


——“不要………讓我忘記啊。”


主上對我所依戀,

所不捨的,那些記憶。

是死也……


…不想忘記的事。



—“………刀解?”

安定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


—“為何……?”

—“刀解可是會,

讓刀靈魂飛魄散的啊!”


佌砂暗暗冷笑。

七位大蛇們的協議,

並非是基於正義常理。


只是想要看見,

他墜落痛苦地獄的模樣為樂吧。


“………是的。”

“即使我再度召喚清光的刀靈。”


“………召喚回肉身的

將不是清光原本的靈體。”


“而是重新凝聚誕生的,

嶄新的刀靈。”

“即使形成的相貌和屬性相同,

也並非同個靈魂。”


佌砂說得平淡,

仿佛早成定局。


安定平時沈靜的臉,

早已笑意儘失。

—“清光…

你無所謂嗎?”


氣若游絲,

卻仍然輕輕向眼前的人道歉。


——“對不起…安定。”


——“………我…

……即使再回到那個時候。

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


——“………現在也,

不會改變。”


仿佛身上的繩索形同虛設。

清光殉道般,

滿足地閉上雙眼。

——“我會一直…

待在主上身邊,

耗盡最後一絲生命。”


安定早知會得到如此答覆。

卻還是暗自希望,

會從清光口中得到不同的結果。


—“…總是這樣呢。”

安定再也無法冷靜的心,

淺薄而疼痛的苦笑著。

—“毫不顧他人的心情,

擅自犧牲…”


—“真的很……令人困擾啊。”


安定毅然轉身。

—“……主上。”


—“我,大和守安定。

只有一事相求。”

他跪坐在窄室中,

就如當年征戰不畏死的那個男人。


—“若是主上,

肯成全我這微渺的心願。”

—“安定無論幾次輪迴,

亦全身全靈…

只奉獻給主上你一人。”


佌砂抿緊了唇,

就像早料到事將至此一般地,

點頭應對。

“……說。”


—“請讓我恢復成刀靈之姿,

………與清光的刀靈鏈結。”


——“安定……不要…

你在說什麼?”


——“你會……一起消失的。”

清光虛弱地抗議,

他始終不能明白的淚水,

模糊了所有視線。


—“吶……我說過了。

不會再背棄你的。”


—“這次……

我會和你並肩作戰的。”


安定背對著清光,

看不清神情。


佌砂露出了深不可測的笑容。


“…………可以。”


佌砂熟練地低聲唸咒,

緩慢翻袖而舞。


清光所熟悉的身影,

就倒在他身下的血漬中。


安定的刀靈化為光影,

懸浮在空中半刻,

隨即又凝聚在佌砂掌中。


是一朵血紅欲開的椿花。


“清光……吃下去。”

——“……………主上…”

淚水浸濕了胸口的縛靈繩,

誰也不知是誰束縛了誰。


“……你要違逆我嗎。”


椿花妖艷得不識人世殘酷。


在細雨中摧殘凋零,

卻如人頭落地。



………

…………安定。

你聽得見嗎?


佌砂透過意識傳達。


—“是,主上。”

透過清光的口中,

說著安定淺薄微笑的應答。


“鏈結將會短暫地,

賦予你與清光共用的肉身之性命。”


佌砂淡然解釋,

低頭看著跪坐在地,

與安定的意識並存的清光。


“你的意識,照理說……

不該在鏈結後存在。”

“但是,我要你……保護清光。”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佌砂以審神者威嚴之姿,

叫喚倆人刀名。


—“是。”

—“是。”

得到倆人不差一毫的回應。


“現在立刻出陣,

前往京都夜戰。”


—“…………!”

“………是的,就是池田屋當晚。”


佌砂振振展開紙扇,

瞇細了泛金蛇眼。


“命你倆單獨前往此役,並肩作戰。

戰到氣絕為止……”


“不可歸來。”


佌砂堅定地閉上雙眼,

大局已定。


一旦你倆留在本丸。

待我靈力耗盡,

其他大蛇奪去意識後,

就只有被刀解一途。


這次。


毫無懊悔地,

陪著彼此,戰死沙場吧。


然後,

安定。


你要帶著清光一起。

再度以付喪神的刀靈之姿……


回到我身邊。


這是你只效忠於我一人的,

唯一承諾。



翌年初夏。


佌砂靈力耗盡,

再度甦醒之時。

已過一載。


一片寂靜蟬鳴。


佌砂手握兩把打刀。

一把殷紅瀲灩。

一把森然冷冽。


他雙指抵唇,

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念著從未吟誦的召喚咒。


那付喪神的身影,

就隱約浮現………成雙。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佌砂威嚴地叫喚倆人刀名。


如他所料地,

得到不差絲毫的成雙應答。


圍著艷紅圍巾的少年,

站在一片乍暖還寒的日照斑駁陰影下。


“清光,過來。”


語聲未落。


撲了佌砂滿懷的少年,

露出天真不識疾苦的笑容。


“主上………我回來了。”


即使忘卻所有,

即使毀壞己身,

即使輪迴無數。


也不會忘卻……


呼喚主上之名。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1)
热度(33)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