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伍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那是安定第一次,

以人身之姿,

再次見到清光。


還是濕冷的季節。


那時的本丸庭院裡,

開了滿庭艷紅的椿花。


柔嫩的花瓣上,

沾了滿溢的露水。


滴落後就像下了花露之雨。


“吶,清光。

你知道為什麼,

椿花被武士視為忌諱嗎?”


“欸……?”


“椿花,被他們稱作斷頭花。”


“因為椿花凋謝的時候,

是連同花萼整朵從枝椏滾落。”


“就像被斬下而滾落的頭一樣。”


記憶中,

他一次一次,

藉由那男人的手進行介錯,

刀刃俐落地經過脊椎的間隙,

斬斷筋骨與血肉的觸感。


與頭顱滾落後,

空洞深陷的眼睛。


無論幾次。

無論過去多久,

他從來沒有經歷過,

人類的憐憫與罪惡感。


只是那天。

……只有那天。


溢著不知何處的妖豔鮮紅,

有如凋落的椿花。


他再也不想……

死也不想再見一次。


所以,

要是能再次陪在你身邊。


我…

絕對不會,

再度背棄你的。



百年前,

即將要斬斷腥風血雨的晚上。


那個經常在斬人時,

露出微妙笑容的男人。


屯所內接到出發前往池田屋的命令,

在一片肅穆緊張的氣氛中。

他依然露出平時那種,

淺薄無意的笑容。


但是這次,

他卻同時帶上了清光和安定。


“誰要是擋在我前面。”

“…就斬了他。”


他低頭看手中,

為他征戰無數的兩把刀。

低聲說著,語帶滿滿的自信與殺意。


那天晚上的池田屋。


從窗戶的間隙中。

從門前的小溝渠。

從樓梯的扶手。

從閣樓的門縫。


都滲出了斑斑鮮血。


就像整座木造的房舍,

細飽了浸淫的血跡,

壓抑不住而溢了出來。


煉獄卻尚未結束。


那人尚是青年身姿,

手上隨意握著兩把輕盈打刀。


身影逆著窗外肅殺的月光,

有如惡鬼修羅,

卻笑得視命如糞土。


握在右手的清光滿身血漬,

凝聚在刀鋒上,順勢滴落。

帶著失控的殺意,

輕輕顫抖著。


左手的安定,

血槽內的血已迅速流乾,

刀刃映著身後的森然冷光,

淺薄如主人惡意的笑容。


若不是旁人喚了青年的名號,

讓浪人想起那些駭人傳說的由來。

恐怕在死之前,

都還來不及感到恐懼。


——“…用我來吧,

那個美麗殘酷的招式。”

清光低語著。


那是後世被稱為

“沖田三段突き”的招式。


青年就像聽見了清光的祈求,

右手擺出漂亮的青眼架式。


“……害怕嗎?”

青年瞇眼對著敵人微笑。


刀尖略微平放,

中心前傾。


——“要上了。”

清光閃著艷紅血光,

興奮不已。


那個速度,

只有他能做到。

手握著輕盈鋒利如我。


超越人所能到達的極限,

猶如神靈之姿,

才能得名佛語。


“無明劍”。


在瞬間同時突刺敵方三個要害。


咽喉、


胸骨、


心臟。


清光悉數知曉著熟悉的順序。


當對方才察覺攻勢開始,

下一秒清光的刀刃,

就已插入柔軟的心臟。


結束了一切。


“你是……

新選…組一番隊…”


“隊長,沖田總司。”

他戲謔地替已死之人接了話。


嘛,不是想來領教我的招式嗎?

那也得,

從我手中活著離開才行啊。


青年微笑著低聲自語,

反手便將清光從倒地的浪人身上,

迅速扭轉抽出。


血就濺濕了他一身青色羽織。


安定突然發現了什麼。

——“主人,小心後面。”


青年未聞刀靈的聲音,

亦發覺有異,

迅速拿起左手的安定插穿紙門。


門後一聲悶呼,

從門縫下滲出血色。


“偷襲什麼的……”

笑得不可一世。


未料門後竟不只一人,

正欲抽刀抵擋衝上來的數名浪人。


來者浪人群,

手裡拿的皆是厚重的砍劈打刀。

雖然速度上贏不了,

卻仍有一定的破壞力。


——“主人…快用我一起擋刀!”

安定無法再保持冷靜,

雖知他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卻忍不住吶喊。


清光刀身輕盈,

單用一把怕是抵擋不了。


形勢險峻。


青年徒地喉間一緊,

異常地幾聲乾咳,

口中鮮血就濺上清光的刀柄,

跟自己的手背。


“…怎……!!”


恐懼於青年天才劍士的名號,

見有機可趁,

浪人群不顧什麼武士道義,

就群起圍攻。


說時遲那時快,

第一刀已砍劈下來。


清光擋住了劈向虛弱主人的攻擊。


第一刀、第二刀。

接下來的攻勢如雨落。


——“……………清光!”


安定下一刻被左手抽出回擊,

青年硬逼自己恢復了意識。


雙手持刀,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右邊持清光,

一個優雅刺擊,

緊接著身體側轉。


刀刃向外轉平,

一刀橫切了欲撲來的敵人。


左邊持安定,

刀刃橫放,

右腳為重心。


如流水的舞蹈般,

順左向右,一刀揮去。


瞬間便斬殺三人。


…直到喉間的鮮血,

再度襲來。

青年激烈地咳著,

跪倒在敵人的血泊中。


躲過攻擊僅存的一名浪人,

見勢豁出去地砍殺過來。

已不知是主人下意識地防禦,

還是清光刀靈的意之所向。


清光擋下了那一刀。

………

一聲清脆。


抵不住數次重擊,

清光纖細的刀尖應聲斷裂。


安定親眼見到,

他再也忘不了的那幕景象。


——“………啊。”


………從未如此,

感受著比這更接近人類的悲痛。

安定的刀靈哽咽得出不了聲,

看著清光染血的刀尖,

折斷落地。


安定趁勢向上突刺。

刀刃深深插入浪人的下顎,

了結性命。


——“清……

……光……………”


清光的刀靈,

有如凋零的椿花一般,

頭顱落地。


——“………沒關係。”


安定,我不要緊的。

如果不為主人擋刀的話,

…他會死的。


已經無用的我。

即使被他所遺棄,

也沒關係。


他還有你呢,

請繼續……守護著那個人。


所以我……


不要緊的。



…別說這種傻話了。

……………


……怎麼會不要緊。


除了你,

我不在乎任何人。


…………我。

那個時候,

沒能與你並肩作戰。


沒能代替你斷刀。


……我背棄了你。



八岐大蛇所在的本丸裡,

下著現世的冷雨。


清光被佌砂囚禁在手入室裡,

已是數日。


“…………清光。”


窗外混雜著雨絲,

不斷飄落著紛亂的櫻花花瓣。

心緒不寧。


“……安……定……?”

“你怎麼……來到這裡的……?”


“我這次……

不會再讓你,

為了任何人犧牲。”


安定並未正面應答,

只是沈默地,

動手解開清光身上的細繩。


“…………住手。”

清光慌亂地,

從眼眶落下透明的淚來。


“只有他……

即使壞掉了,

也不會遺棄我的。”


“……………是呢。”

佌砂從走廊踱步而來。

“安定……你在說什麼?”


佌砂雙指輕抵唇畔。

繩索有如被賜與了生命,

緩緩地回到清光身上。


“………清光是屬於我的。”


細繩緊緊地陷入血肉之中,

形成更加錯綜交集的繩結。


“所以,

無論毀壞與否,

都是我的東西。”


佌砂拉起清光頸間的繩索,

帶著平靜淡然的淺笑。


那渾身細繩所捆綁的少年

露出無比順從的神情,

仰望著他所深愛信仰的主上。


仿佛世上已無別物。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
热度(12)
  1. kauen78染井-somei- 转载了此图片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