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肆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哪裡……也不會去…”


清光淒然微笑,

殷紅的血澤就從嘴角溢出。


“會一直,

咳……待在您身邊…”


微微一顫,

佌砂瞇細了沉金黑底的蛇眼。


——“你剛剛…說什麼?”


“……這次”


“再痛,

也不會……放手的。”

清光冰冷的雙手覆上,

佌砂撫摸著自己髮間的手掌。


毀壞無數次。

忘卻所有。


無論幾次輪迴,

這全身全靈,

只奉獻給主上你一人。


即使是毀壞了的我,

也不會被丟棄,對吧?


被主上如此愛著,

能夠成為你的刀,

……真是太好了。



——“…清光,住手吧。”

受主上任命和清光一同出陣的,

是曾經共事一主的大和守安定。


和清光殺敵時,

略帶瘋狂的眼神不同。


安定嘴角總是帶著若有似無,

淺淺的笑意。

但那溫潤淺薄的神情後,

卻深藏著殺意,

和融不出冰霜的眼睛。


——“你那種,

每次攻擊都拼死豁出性命,

絲毫不在乎傷勢的樣子。”


“………看了很困擾啊。”

安定與清光背靠著背,

掩護著彼此,

就像百年前那樣地,並肩作戰。


安定冷靜地擋下襲向他左肩的要害,

預知了對方下一步招式,

早用刀鞘抵住攻勢,

順勢俐落地往頸間砍去。


恰好切過頸椎的間隙,

行雲流水地,

頭顱落下。


一閃神,

右側就襲來兩把敵方打刀,

往腰際砍來。

安定與清光極有默契地

先是架開了來勢凶狠的刀刃,

再反手突刺對方防守的空隙。


兩人仿佛同心一體,

心領神會那個男人慣用的致命招式。


刀身斜放。


纖細而鋒利無比的刀尖,

就輕易避開了胸口肋骨的位置。

從肋骨間準確地刺入心臟,

自鎖骨處穿出。


他倆以同樣的速度、相對的角度,

些微扭轉刀身後,

迅速抽刀。


鮮血就濺在清光雪白的襯衫領,

和安定身上那件還青間白的羽織袖口。


兩把銳利得連主人都割傷的刀。


此時在戰場上,

也鋒芒銳利得很。


——“對主上太沈迷…

不是好事吧。”

“無論對方是人非人,

總有一天會壽命將近。”


安定抹去濺了滿臉的鮮紅,

口氣卻出奇地平靜,

幾乎是身為刀劍應有的冷血。


和清光殺起陣來無情殘酷,

卻渴愛得不似刀劍的柔軟。

這般地相似又相反。


——“生命體跟刀劍,

本質上就不同。

所以總有一天…都會離開我們。”


“只要能夠變得更可愛……

就不會被遺棄的。”

清光堅定地說著,

自己曾經也不相信的話。


——“所以你才,

戴著那個耳環,

……連指甲也塗了那種妖豔的顏色。”


安定一刀砍斷了來者持刀的手腕,

下一刻敵刀尚未鏗鏘落地,

就被刺穿了左眼窩。


他一抽刀,

艷紅的眼淚就奔流而出。

眼見敵人在眼前倒下,

安定面無表情地說著。


——“就這麼想要被那個人疼愛嗎?”

“……即使你不做這些事情,

我也………”


清光聞言,

停下了原本迅速殺戮的動作。

…安定轉頭看了清光的側臉,

與他瞬間脆弱的眼神四目相交。


——“不會背棄你的。”


“你在說什麼,

我聽不太懂呢………”

清光撇開視線,

露出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表情。



本丸庭院的景色,

並不隨著人界的四季更迭而變化。


而是隨著支配者的心志,

控制著本丸內的季節。


本丸之主,八岐大蛇。


結合陰陽術,

與大量靈力所建造出的本丸。

能維持百年未衰,

甚至幾乎不曾染塵。


清光重傷毀壞,

回到本丸的那天之後。


原本是寂靜初夏的庭院,

突然盛開了滿庭的櫻花。


與之前不同的是。


本是瓷白淡粉的櫻花,

全變為妖豔異常,

染了鮮血般的粉紅落英。


染血的花瓣間乍洩的春光,

明是燦爛如萬華鏡,

卻冷冽得刺人心寒。


安定獨自坐在簷廊,

看著庭院裡美得詭異妖嬈的光景。


“……清光。

你終於,得到了呢。”

“那個人的疼愛。”


“現在的你…

覺得幸福了嗎?”


安定嘴角慣常的笑意,

比往常更深,

那冰霜不融的氣息,

卻掩飾不住地從眼神流露出來。


清晨。


近日來,

佌砂的意識,

強烈得不言而喻。


佌砂維持著蛇身的狀態,

匍匐在上位。

他鮮少一夜未眠。


一股低沉沙啞,

人類無法察覺的聲音波動,

從佌砂的意識深處傳來。


——“佌砂,別忘了你的身份。”

“………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們會插手,

除去擾亂你心志的……”


“障礙。”


“……………”

佌砂盤踞起身,

蛇鱗磨擦著榻榻米,

而發出嘶嘶的細微聲響。


“我自有分寸。”

那閃爍著黑澤鱗片尾端,

逐漸化為著白色足袋的人類雙腳。


——“是嗎……”


“……我要過去了。”

轉瞬佌砂已立為人形。

他未再說話,

振振翻開金底的艷紅紙扇。


推開本丸的紙門。

窄廊上一夜沒關上窗,

落英繽紛,

一路踩著便似步履血跡。


其他六位八岐大蛇,

則袖手旁觀地保持沈默。



在本丸的深處,

憑空多出了一間手入室。


倚靠著小小的庭院,

佇立著不合時節、妖豔的櫻花樹。

仿佛掩蓋了整個庭院的天空,

永無止境地落下紛飛的花瓣。


“…主上,您來了。”


佌砂的腳步聲極細微,

常人是無法察覺的。

但清光卻遠遠就能辨識出,

他日夜期待的聲音響起。


細細的白色繩索,

遮蔽了雙眼。


有著艷麗色澤的血紅指甲,

卻蒼白不似人的手指,

被綑綁在自己的刀柄上。


身上的傷勢,

已被治癒了要害之處。


但他身上多處大小刀傷,

卻被刻意地避開。

隨不致死,

仍血流不止。


失血的身體仍然虛弱。


雙腳並未被捆綁的清光,

可以逃的。


但他倒臥在窄室的榻榻米上,

任由身上的鮮血恣意流淌。


——“……清光。”

“你聽見我了?”


佌砂語聲溫柔沈靜。

溺愛得連自己也不相信,

那陷入血肉傷口的白色細繩,

就是佌砂親手所為。


“……是。”


——“痛嗎?”


“………是。


——“這裡?”


“………………唔…是。”


佌砂手持打粉,

輕輕抵住正欲溢出的血腥,

艷紅色就染上了粉白。


——“很快就沒事了。”


“……是。”


無視其他未癒之傷,

佌砂唯獨只手入一道傷口,

便停了手。


佌砂沈默地注視著,

眼前病態的光景。


“………主上,

您說我……適合紅色嗎?”


——“…………很適合呢。”

佌砂微笑回應著。


佌砂以紙扇替手,

憐愛地輕撫少年慘白染血的臉。

連那柔軟墨棕的細細髮稍,

也可憐得令人髮指。


“什麼…

這樣撫摸著我,很開心嗎?”


清光被繩索蒙蔽著雙眼,

露出天真的笑容。


………我所深愛的,

主上啊。


一心注視著我的視線。

細細手入著我的溫柔。


日夜牽掛著我。

無法拋下我,

無法自制地更加愛著我。


終於。


主上的這一切,

就會全部屬於我了吧?


…真的,很幸福呢。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
热度(9)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