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參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歷史總在適當的時機,

再次重演。


時光的流逝,

在本丸緩慢得,

就像沒有時間存在一樣。


在本丸的數日…

人界可能已過數年。


本丸處在時空的夾縫中,

能隨著審神者的意志,

自由地穿梭在各個年代。


連庭園中,

令人屏息的夢幻景色,

也美得不真實。


這是為了……修正人類犯下錯誤的歷史,

導致最終一切的滅亡。

而發動的戰爭。


這修正錯誤的戰爭,

年復一年,

仿佛永無止盡。


誰能承受得了,

百年的殺戮與血腥呢?


除了身為古老神靈的審神者,

能夠如此出戰的,

恐怕也只有非人的刀劍了。


百年前。


八岐大蛇受命接下了,

審神者之職。

精通陰陽術的佌砂,

試著以刀匠打造的新鍛治為依,

召喚已形成付喪神的古刀劍。


召喚術不甚成熟。


付喪神的靈體出現時,

他始終無法確定召喚來的是何者。


“真姿影現。”

佌砂雙指抵住刀身,

輕聲念了咒。


那刀靈的身影,

就隱隱約約在他面前浮現。


“叫什麼名字?”

沈靜而威嚴地詢問。


“……清……光……”

語聲不清,

未成字句。


刀靈未完全成形的模糊臉孔,

有著艷麗的血紅眼瞳。


那是,佌砂所擁有的


第一把刀。



“好痛………

好痛啊,主上。”


佌砂永遠無法忘記。

那個時候,

清光低聲哀求哭泣的聲音。


三十年前,

在人界那場苦戰。


被主上寵愛著的清光,

在那次戰役之前,

一次刀傷也沒受過。


為了深愛的主上之命,

在戰役中浴血,

刀傷狼狽。


已身負輕傷,

刀裝毀損的他,

仍然堅持往下個戰場決行。


“就快到了啊。”

“………這場戰役的終點,

可以結束大家的痛苦。”


“所以,

我,不要緊的。”


清光用沾滿了血漬的臉,

瞇眼微笑著。


在那場戰役的最後,

敵方的太刀臨死策馬奇襲。


發生得措手不及,

清光當場被切斷了脊椎,

鮮血從那黑色外套的裂縫中,

隨著筋骨與血肉,

四濺開來。


佌砂只能眼睜睜地,

看著一切發生。


“主…上……”

清光回到本丸時,

只剩一絲氣息。

依然顫抖著,

呼喚心愛的主上。


“痛…

……好痛……”

帶著哽咽的哀求,

明明連一絲動彈都,

痛徹心扉。


——“………不要緊的,

我現在就幫你手入。”

佌砂溫柔得,

仿佛那傷從未存在。


——“………很快就沒事了。”


清光虛弱地搖頭。


“不要……”


——“不行,這是主命。”

“不准死。”


佌砂緊閉了雙眼。


“……最後的時間,

…………能在主上懷裡。”


“就……很幸福了。”

清光勉強擠出笑意。


——“…清光。”


“這樣就好…”

清光蜷縮在佌砂膝上,

就像之前。


只有清光,

總是撒嬌地,

躺在佌砂的膝上小憩。


“能夠成為,

主上的刀……“


“真的…太好………了。”


那之後。


佌砂就這麼跪坐著,

注視少年冰冷的身體,

沈默了數日。


太自私了,

清光。


佌砂一心一意地念著召喚咒,

壓抑著心中的激動。


再度召喚了清光的付喪神。


是的…

對付喪神來說。

死亡,只是離開現世的肉身。


只是那副重新賦予的肉體,

已經不會再有之前的記憶。

就如人類的輪迴。


忘卻一切的,

那雙血紅的眼睛。

卻用同樣的聲音和撒嬌的神情,


呼喚著主上之名。



現世的戰場,

佌砂依然如昔,在本丸遙視戰況。


佌砂當然也見到了,

那對他而言殘酷無比的景象。


清光被敵方大太刀劃穿了肺之後,

刺穿了頸項。


“呼……咳唔……

……咳……咳嘔……“


清光本該當場死去的。


自己給予的,

帶有靈力的御守起了作用。


“…主………上……

咳……咳嘔…”


強制封印著清光的刀靈,

留在那已然毀壞的身體裡。

鮮血不斷地湧出,

然後放肆地,

從他的口鼻、喉間的傷口溢出。


御守延長了死亡前的痛苦,

已經過了數個時辰。


直到清光拖著殘破的軀體,

掙扎著回到了本丸。

已是隔日。


一度昏死,

又被那劇烈的痛楚,

與肉體不住地顫抖而拉回意識。


清光手中,

仍然緊握著浸滿鮮血的御守。


“……呼…咳……

…主上…”

“我回來……您身邊…了…”


佌砂注視著那雙血紅的眼睛,

沈默許久。


是呢。

一模一樣的傻啊…

如此不顧我的心情,

擅自犧牲,

任性妄為的樣子。


“您終於…

看著我…了呢。”

“好開心……“

清光染了滿身的鮮血

輕輕微笑著,

那畫面駭然而艷麗。


——“清光…………

告訴我,

你…想死嗎?”


佌砂從未如此絕望,

忍不住憐愛地撫摸那染血的少年臉孔。


“我想………待在…

主上身邊……”


佌砂釋然地閉上雙眼,

滲雜著些許喜悅與痛楚。


“………………好孩子。”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爾靈

繩縛師:董籬


评论
热度(20)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