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貳篇—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這就是,

所謂的痛覺。


在一片殺聲吶喊的戰場上。


清光迅速而短暫地閉上眼睛,

感受身體上已不知是幾處,

肌膚被切開的地方。


沙塵被風吹得滲入傷口,

有如針尖刺入。

隨著一陣一陣的心跳脈搏,

傳送著鮮血,

就從那身體的裂口,

爭先恐後地湧出。


微微地抽搐,

逐漸凝結了的血肉。


在他睜開雙眼,

揮刀砍向身形大上自己許多的敵人。

拉扯了剛剛止住的傷口,

凝結的血又再度湧出。


那是,

在記憶中,

被譽為天才劍士的男人,

所使用的招式。


鋒利的刀尖無聲地,

輕易刺入人類柔軟的咽喉。

清光即使過了百年,

也無法忘記。


“這招式,

速度是一切。

所以,像你這般輕盈而鋒利。”


他邊說著,輕輕撫摸刀刃。

“是只有我能駕馭的刀。”


那刀身太過鋒利,

只是撫摸著 ,

就劃傷了主人的手指。


“啊…流血了?

呵呵……清光和紅色,很相襯呢。”


當時被他握在手中低語的清光,

微微地顫抖。

與其說恐懼那招式,

不如說是克制不住興奮喜悅,


而顫抖不已。


那招式快得無人能預料,

精準無比。


清光一刀刺中敵人的咽喉。


不含一絲憐憫,

他隨即反手轉了半圈,

再熟練地抽出刀身。


那行動就如百年前,

拋棄憐憫心的那個人一樣地,

毫無人性。


咽喉開了如口般的大小,

噴濺他一身鮮血,

在戰場的陽光照耀下,


仿佛只是他沾染了血色,

而異常艷紅的指甲與眼瞳。



佌砂身為八岐大蛇的意識之一。


在八個迥異的人格當中,

他是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


討厭失敗,

討厭無計可施。

更討厭失去重要的事物。


壓抑著悲傷跟憤怒,

他面無表情地拿起刀匠新鍛的刀身。

邊灌注著靈力,

開始低聲念著召喚咒。


直到付喪神的靈體出現。


“清光。”


他輕聲呼喚。

那口氣中的哽咽,無人察覺。


這是一切的開始。


“…這次,

我不會再允許自己,

失去任何一把刀。”


佌砂憐愛地,

撫摸著付喪神所依附的刀身,

那刀刃太過鋒利,

而滲出血來。


“主上……”

清光在得到佌砂賦予的人身之後,

經常黏膩地待在他身邊。


訴說著有如沈迷戀愛的少年。


——“嗯?”


“在擁有我之前…

還有過………幾把刀呢?”


半刻的寂靜後,

佌砂開口。


——“…………清光是,

第一把,

被我召喚而來的刀。”


“真的嗎?好開心……”


清光瞇著雙眼,

不識謊言地笑著。


“我也只要…

有佌砂一個主上就夠了。”


——“這種話,

可別讓其他的八岐大蛇聽到。”


佌砂難得笑了。


“……我才不怕呢。”

清光撇了撇嘴,

盡是被寵壞的樣子。


——“你應該要怕。”

佌砂突然改用意識傳達,

在清光的腦內,

迴響起如雷震卻沉靜的聲音。


佌砂言畢,

從懷中取出白色的小物。


是枚樸素的御守。


佌砂優雅地將兩指靠唇,

念了簡短的咒,

在御守上劃了無形的五芒星。


——“我有,

無論如何,

都不能失去的東西。”


將御守遞給清光,

佌砂溫柔地開口說著。


——“……如果你的身體,

承受了嚴重得足以喪命的傷。

這御守,能留住你的靈。”


“它會強制刀靈,

留在肉身當中。

你就還能……

……帶著傷回來。”


佌砂解說著御守的用途。

卻並未正眼看著清光,

那眼神穿過他,

望著不知名的方向。


——“雖然你會承受著,

非人所能承受的痛苦。”


“………但是還能有機會,

回到我身邊。”


清光聞言,

只是幸福地笑著,

接過那白色的小小御守。


“是…………主上。”



………騙人。

是騙人的。


清光緊揣著懷中,

那深愛的主上所賜與的御守。


才不是、才不是、

才不是。


雙手瘋狂地揮刀,

那鋒利而纖細的刀刃,

俐落地切開敵人的雙眼。


在對方還來不及痛苦地跪倒哀嚎,

下一刀已刺進腦門。


“我才不是……

主上的第一把刀。”


在清光喃喃自語,

正欲抽刀時,

冷不防地被埋伏的敵人朝心口刺來。


他側身閃過攻擊,

但胸口依然被劃出長長的刀傷。

鮮血迅速染紅了襯衫。


敵人攻勢落空尚不及回身,

清光乘勢拉住對方持刀的手腕,

將刀朝上突刺,

重力讓刀刃深深插入對方下顎的弱點。


刀尖穿過了頭顱,

瞬間了結性命。


“…………我,

只是替代品而已。”


也許身體的刀傷,

對清光來說並非難以忍受。


但心焦的疼痛卻無法自拔。


“如果真如主上所說,

我是他所召喚的第一把刀,

為什麼我……

毫無記憶呢?”


每次佌砂的眼神,

越過清光,

看著不知是誰的身影。


那陌生的疼痛感,

讓他幾乎想挖出這肉身的心臟。


如果這胸口內,

沒有心的存在。

還會感到心痛嗎?


如此痛楚難當……

肯定是因為,

擁有身體的關係吧?


那麼,要是這身體壞掉了………


是否就能治癒這份心痛呢?


清光這麼想著。

感到從身後傳來的殺意,

一念之間…

他選擇了不躲開。


冰涼的刀刃是他熟悉的觸感。


身後那把敵方大太刀,

就這麼劃穿他的肺。


鮮血立刻從口中湧出,

衝上口鼻,

被自己的血淹沒了呼吸。


清光就像當年在池田屋,

那個咳血的男人。

虛弱得即將窒息地,

咳了自己滿刀的血糊。


那副刀傷累累的殘破軀體,

終於不支跪地。


那把敵方大太刀帶著勝利的姿態,

來到清光面前。

調戲似的,

用刀尖抵住他的喉間。


“…………來啊,

在等什麼?”

清光微笑著。


主上……

……主上。

如果我為你毀壞至此。


………能變得比之前的任何一把刀,

都來得更重要嗎?


不要越過我,看著別的刀劍。

只注視著我一個人就好。


“主……唔。”

輕聲喚著主上的語聲未落。

刀鋒便刺穿了頸項,

阻止他的呼喚。


喉間的血噴染了圍巾和襯衫,

一片妖豔。


啊……弄成這樣。

主上一定會生氣的吧?


明知道,

要主上只注視著我,

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這麼傻呢。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秀

繩縛師:董籬


评论(1)
热度(19)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