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井-somei-

◇刀&戰國幕末相關作品狂熱中。◇偶爾寫文、偶爾塗鴉、偶爾COS的混合三棲生物。◇Hobbies:製衣。アニメ、movie、英美劇鑑賞。古典樂、搖滾樂混聽。

【罪と罰】

《 加州金沢住長兵衛藤原清光》

—壹—


〖審神者私設有〗

〖刀劍私設有〗

〖繩縛&血糊畫面有、請斟酌觀賞〗


__________________


初夏。


刺眼的晨光,透過庭院裡的綠葉。

照得木造的走廊一片斑駁明晃。


雖然光照明媚,卻像是騙局一樣的。

在陰影處,仍然混雜著寒意。


清光站在本丸的門後。


躲藏在陰影處,

感受著這股矛盾的寒意。

望向自己穿著雪白足袋的腳尖,

上面沾染了些許殷紅。


“啊。

連這裡也沾到血了。”


心裡暗想。


光照使得眼睛半瞇,

那糊了血的雙腳,

也看不真切。


光與溫度。

在清光未成人形,

尚是無機質的刀劍時,

從未困擾過他。


他不太習慣地眨了眼,

血水便從眼角滴落。


足袋上,

又添了幾滴痕跡。


生作刀劍百年,

化為付喪神的人形,

並非沒有過。

但是,

擁有“真實的肉體”,

體驗身為人類的各種感知,

是頭一遭。


說到人類,

自己也並非真是“人類”。

因為,他不懂痛楚。

也不懂因擁有肉體而產生的情感。


而真正跟人類不同的。


是這滿身刀傷,

站也快站不直的身體。


只要如受損的刀劍一般,

得到主上的悉心手入,

傷口就會奇跡似的逐漸癒合。


所以,

再怎麼說,

自己也的確並非“人類”吧。


此時臉上苦笑的表情,

連自己也不懂。



……自己身上這股血腥味,

還是無法習慣啊。


克制著想吐的衝動,

拭去臉上的血跡。


“主上……

我回來了。”


終於鼓起勇氣。

將一身血痕狼狽,

從門後移步映入主上眼前。


陰暗的本丸內,

連微光也戰戰兢兢地

匍匐在榻榻米邊緣。


坐在廣室中央的上位,

安穩匍匐著絲綢的坐墊,

非人非神。


擁有自古以來的強大靈力,

足以承受審神者的消耗。


亦能輕易運用陰陽術,

以刀匠鍛造的刀身為依附體,

召喚回眾多古刀劍的付喪神。


甚至能賦予刀靈出陣赴戰場的肉體。


是現世僅有的幾位,

被選上作為審神者的神靈之一,


八歧大蛇。


見清光進來,

立即化為身著巫女服的人形。


八歧大蛇素有八頭同身,

自然便有八個獨立的意識。


八位不同意識的主上,

有男有女,性格迥異。


主上化為人形時,

僅憑外貌判斷,

通常不知是其中何者。


惟獨清光共處時。

主上總將一頭沉紫泛黑的長髮,

高高束起,亦難辨雌雄。


而清光總是能清楚地認出,

那是,名為佌砂的…

主上的意識之一。


是那位,

在眾多刀劍中,

獨獨溺愛著我的主上。


——“清光………

…………你受傷了。”


佌砂自始未開口,

靜靜地透過意識傳達。


“是……很抱歉…”

“……請主上………

………不要看我。”


清光勉強整理了滿是殷紅的襯衫。


“像這樣破破爛爛的…

不會被愛的吧。”


撇過頭去。

眼前模糊的透明液體,

他不太明白是什麼。


就任由溢出眼眶。


——“呀…今早給你佩的刀裝……”


“…………“

那跪坐的姿勢,

已低得不能再低。


——“這是…壞了?”


“我……

………主上。

請再讓我出陣一次。”


——“嘛。……也並無不可。”


那雙亦人亦蛇的眼睛,

看不出是喜是怒。

佌砂的性情一向陰晴不定,

卻也隱藏的妥當。


若有所思。


——“出陣前不需要先替你手入嗎?”

佌砂忍不住開了口。


“……不敢如此奢求。”


——“清光你……這麼努力的樣子,

真可愛呢。”

非人的嗓音,

如少年亦似少女。


“……不…”


——“……呵呵,刀裝也不補嗎?”

那黑澤深沉,閃爍著金色光芒的蛇眼。

帶著些許微妙的笑意。


——“稍不注意的話…”


“會死的哦。”


那原本跪坐的身影,

顫顫地立起身子。

“為了主上…”


“刀劍所能做的,就是這些了。”


抽出鞘內已然滿是鮮血的刀身,

不知那些殷紅是源於自身抑或敵方。


“帶著勝利回來之後…

再請您好好疼愛我吧。”


——“………好孩子。”


佌砂放任地無所畏懼,

語氣中藏匿了些無法察覺的期待。


溺愛地瞇眼望著,

清光離開本丸的背影



……

說來諷刺。

百年前那個與我並肩作戰的男人,

曾經說過,

他要捨棄身為人的憐憫心,

成為新選組的刀。


如今本為刀劍的我卻,

化作人形了呢。


唯一不變的,

大概是軀殼為人,


心為刀吧。


那時的我們,

在浴血的修羅地獄,

切開了無數的肉身。


百年之後的現世,

我也依然,

脫離不了鮮血飛濺的戰場啊。


雖然說,

現在的敵人是起於黑暗的刀劍。


但善惡與否,光明抑或黑暗也罷。

只對“人類”而言才有其分別。


對刀劍而言,

只有對信奉的主上惟命是從。

善惡敵我,已不重要。


只要主上意之所向。


即使敵人是羅剎鬼神,

也依然手起刀落。


這盲從的忠誠。

奉主上為唯一的信仰,

是我心為刀劍的意義與選擇。


是否,是一種詛咒呢?


這份信仰,

對彼此是如此嚴厲而沈重。


於是,

能夠欣然承受著這份意念的,

就註定終將非人。


【刀剣乱舞】

—衍生創作影像小說—


加州清光:Somei(管理人

審神者:包子兔


PHOTO BY 秀

繩縛師:董籬


评论(1)
热度(12)

© 染井-somei- | Powered by LOFTER